雪千寻不寻

不欢迎墨香铜臭黑,别犯贱

【忘羡】针对某些人对蓝忘机和魏无羡的澄清 某些贱黑又在诋毁忘羡啦,大家千万不要被带偏

lucia:

再转一次。。。ballball毒唯们做做人吧


MinoruJoeling:



写得很有意义!!




二零一八你和我:







不是粮,不知道算不算污染tag,不行回头删。








最近糟心事太多,心塞到动笔写小论文去了。








没有文化,没怎么反复刷原著,不引用原文,就是个人观感。








一 【魏无羡】








其实魏无羡的性格真的不是我以前喜欢的那一类——太跳也太不要脸了。
但是我喜欢魏无羡。
不管他的性格与我的爱好如何南辕北辙,他的品格在那里,我就喜欢他。








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有些人就喜欢抹黑主角洗白反派,反面角色一有机会就拼命洗白,标准套路一,童年悲惨;标准套路二,都是别人的错。正面角色有一点污点就大肆宣扬,没有污点也要创造污点,比如我以前在别的地方看到的最炸裂的三观舍己救人=自私自利:女主舍己救人——为了救与自己不相关的人不顾自身安危——没有考虑万一她死了她家人和男主的心情——自私自利。
总之关于魏无羡,骂来骂去三句话,一是英雄病,二是忘恩负义,三是对不起江澄。








英雄病啊……举个例子吧。
敌人入侵,然后有一座城的守军拼死抵抗,最终还是没能守住。外族占领了城,因为被拦了很久火气重,所以屠了城。
差不多吧?
难道还要说“当初就不该反抗就该举城投降说不定就不会屠城了”?如果谁说得出来我给它(没打错)鼓掌。
你说百年前我们为什么要抵抗呢?打进来的时候就该投降啊,不就是低人一等吗?不就是殖()民()地吗?能活啊,说不定不会死那么多人啊!
何况某些人的逻辑是“如果魏无羡不救绵绵那么死的就不会是江家人”,言下之意死的是别人,别人(比如绵绵)爱死不死,只要不让江澄余生一人就行了……就这还自诩三观正?
到底什么时候,救人变成了一件应该被指责的事情?








黑魏无羡害死江家夫妇的。套用我cp的话,为什么不去骂温家?为什么要来骂魏无羡?因为他不逞英雄不救蓝忘机不救绵绵温家就不会对江家下手?求求了温家是什么讲道理的家族吗?魏无羡不出头温家就会放过江家?你这就好像说二战的时候德国想打哪国打哪国啊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不打我们就行了帮别的国家有什么好处——啊对最开始某些国家确实是这么干的,史称绥靖政策……结果上过历史的人该懂吧。








为什么说魏无羡忘恩负义?因为他和江家决裂。他为什么要和江家决裂?因为他要保温家人。那他可不可以不保温家人?
可以啊,【没有做过恶事还对他有大恩的】人向他求救,他就该一脚踢开人家明哲保身。真是好三观正好知恩图报呢。
江家的恩是恩,温情温宁的恩不是恩?
也对嘛,反正温情温宁也不过就是萍水相逢的救命之恩而已,怎么能和养·育·之·恩相比呢。
至于温情温宁救人被发现会不会有危险?哎呀这不是没被发现吗,没发生的危险怎么能叫危险呢。








呵呵。








关于江澄。
化丹剖丹谁欠谁说也说不清楚,单纯从结果看,损失完全是魏无羡背负的。但是做人不能只看结果啊,从过程上来说,江澄也好魏无羡也好,他们做下选择的时候,是真·心·为·对·方·考·虑没有人去想谁欠谁,如果这种一定要算清楚,是不是连蓝忘机相关也要算一算?也没见叽粉哭哭啼啼戒鞭烙印二十年单相思多次救他性命满腔好意被辜负啊,不把这算进去不是因为夫妻一体(喂)而是因为他最开始就是自愿的并不求得到回报,化丹剖丹同上。
另一方面,宋岚晓星尘换眼事件几乎是这件事的翻版,照这种逻辑,白雪观被屠他失明起因确实是晓星尘,可为什么有人一边骂宋岚一边骂魏无羡?双标?嗯?
说魏无羡害得江澄孑然一身,魏无羡自己也算家破人亡了谢谢。
那也是魏无羡的亲人,说江澄怎么惨怎么惨,想过这件事对魏无羡自己的伤害吗?他还多一重自责和愧疚,也很惨的好吗?








关于祠堂。
我有了个很喜欢的人我想带他去见见我尊敬的长辈有错吗?至于是不是合规矩?魏无羡他不是一向不在意规矩的吗?至于在意规矩的蓝忘机……放在他那里单独讲。
至于在祠堂大打出手……嗯,还是举例子。
你妈当着你的面对你女朋友各种人身攻击,你就听着啊?
何况江澄还不是魏无羡他妈。
何况那时候蓝忘机还不算魏无羡女朋友顶多算好友+女神(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对应一下上面的例子)。
一个帮了你很多忙、你对他有好感、还一直觉得人家高岭之花不该下凡的人,当着你的面被人辱骂,脾气爆发很难理解吗?








关于不夜天。
个人觉得不夜天不叫屠杀,叫战争吧。
一对三千的战争。
不夜天誓师,誓师什么意思?即将要去打仗先聚集一下。他们参与的时候就该知道有危险啊,那后果就该自负啊。
因为我没敢仔细重看不夜天,所以如果当时在场的真的有无辜路人,算我这一条作废。








但是这一条我觉得还是要说的。神经病杀人还得算特殊情况呢,魏无羡当时那个精神状态离神经病也不远了吧?过失杀人和故意杀人也有区别,金子轩被杀是死于过失杀人,死在莲花坞那些鬼修才是死于故意杀人好不好?








声明两点。
第一,我并没有说魏无羡就什么都没错。他有错,太过骄傲,太过莽撞,不考虑后果。前世后期处事偏激,不经主人同意进入祠堂也是没过脑子,而且真的挺对不起师姐一家的。
第二,我也没说江澄不能恨他。我觉得江澄恨他挺顺理成章的,但是这不代表站在上帝视角的某些人,可以上纲上线就辱骂魏无羡好吗?共情太深了吧!








二 【蓝忘机】








相对来说,蓝忘机话少,心理活动更少,但是什么“背景板攻”,什么“就是为了魏无羡存在的”,我呵呵你一脸。








感觉很多人到处刷的蓝忘机和我知道的蓝忘机并不是一个人。








第一条,蓝忘机逢乱必出真的不是为了魏无羡,真的不是啊!《骄矜第三2》里的原话是【只要有人求助,他便会到,从他年少时起,便一直如此】 ,划重点,从他年少时起,并不是从魏无羡死后开始。而且逢乱必出本身的意思是即使乱子很小别人都懒得搭理蓝忘机也会去,按照某些恋爱脑小妹妹和黑的说法,那他不是应该哪里乱子大去哪里吗?把逢乱必出说成是找魏无羡是侮辱好吗?而且一次侮辱两个人——蓝忘机这么做是为大义而非私情,魏无羡更不是会作乱的人。








第二条,问灵十三载,等一不归人。这是同人二设,就算蓝忘机真的问灵,那也不是什么都不干没日没夜问灵;就算蓝忘机真的等,那也是不抱希望地等。蓝忘机十三年真的很忙啊,又要逢乱必出,又要掌罚,又要带小孩(起码思追是他带的),他真的不是怨妇人设啊,不是除了魏无羡就什么都没有啊。








第三条,天天。说真的看见这两个字我已经是生理性厌恶了。实际上并没有天天好吗?番外里魏无羡不还独自带小辈出去夜猎?还要思追去叫他起床?都隔着那么大老远了天个鬼啊!而且全文蓝忘机只说了一次这句话吧?这句话不是他的口头禅啊!一口一个天天C得没有O了啊!到处刷到处刷,是只能记得这句话还是只能看见那什么啊!








第四条,恋爱脑。其实上面三条都可以归进这里,另外还有就是不夜天和祠堂。
首先不夜天,他并没有打死人,是打【伤】三十三个前辈,何况他事后领罚了。领罚的意思是什么呢,他知道自己打伤前辈是不对的,并且心甘情愿为此付出代价。恋爱脑在何处啊?
祠堂……容我吐槽一下吧,你女朋友前闺蜜骂你女朋友还打起来了,你不帮女朋友帮前闺蜜啊?是想分手吗大哥?
反正按照某些人的说法,蓝忘机就不该进人家祠堂不该打人不该有偏见不该有任何违规行为……不然就是枉为君子。
啊说真的,这是对君子的要求吗?这是对木头人的要求吧。木头人谈恋爱有什么好看的!








准则在心中,道义在心中。有底线,有原则,这才是根本。
当然了对于某些人来说可能重点根本不是这个,而是没有帮着江澄所以就枉为君子了吧。








蓝忘机确实深情,但他并不是只有深情。
说蓝忘机的底线是魏无羡的,ooc同人看多了吧。
他并不是因为喜欢魏无羡,所以觉得魏无羡做什么都对;而是因为魏无羡做的是对的,所以才会喜欢他。
至于不夜天,他说了,愿一同承担。
并不是为了魏无羡什么都不管不顾好不好?








还有一点,我似乎没看见有人反驳。
“我想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带回去,藏起来。”
有黑自以为透过现象看本质地说,这和当初霸道总裁文里的“藏在家里不让人看见”本质是一样的,刚好戳中了涉世不深小女孩的点。
我呸。
霸道总裁是什么情况呢,人家好好地能自己过日子(虽然,呃,霸道总裁文的女主或许并不能自己过日子),把人关起来还自觉深情,目的是为了满足自己“让对方只看见自己一个”的偏执想法。
而蓝忘机说出这句话的背景是什么呢?他看见魏无羡身边的危险,想要保护他,想要他好。
“藏起来”并不是“关起来”,而是想要挡住对他的恶意,并非出于一己私欲。
别人都觉得夷陵老祖强大无比风光无限,而他看见了黑暗中隐藏的万丈深渊,所以想保护他。
没人觉得魏无羡需要被保护,连魏无羡自己都是把自己放在保护者的身份。
只有蓝忘机。
而且紧随其后那一句“可是他不愿”是被选择性无视了吗?!即使到这个程度他都选择尊重了对方的意见,他考虑到了“他不愿”啊!
重生之后蓝忘机把魏无羡带回蓝家也并不是想要他怎么样,也只是想保护他啊!你信不信要是到了最后真相大白魏无羡没有喜欢他提出要走他也不会拦的啊!我喜欢忘羡就是因为平等和尊重好不好!








蓝忘机确实喜欢吃醋,但并不是只会吃醋。
他吃绵绵的醋吃了那么多年,然而他救绵绵,后来对着绵绵行礼,都没有过犹豫。
他也不喜欢温宁,但还是在金麟台上为温情温宁说话。
蓝忘机有自己的行事准则,感情也没有影响他的处事,这叫鬼个恋爱脑啊?!








求求去看原著不要脑补过度不要被同人洗脑啊!当初我看到一篇“蓝忘机杀了蓝启仁嫁祸魏无羡就为了把人关起来玩小黑屋play蓝曦臣和江澄还暗中配合”的【】一样的同人文,评论里还全都是“太太写得好还原”甚至恶意揣测青蘅君就是这么干的……我……我真的是……一口血上不去下不来。
就这种眼里糊了哔觉得全世界都是哔的人,都是公认的镇圈太太了,我还能说什么呢?除了按照评论一一拉黑也没别的办法了。








三 【忘羡】








在看小说时,我是个感情洁癖。
站稳了cp,那就不拆不逆。








当初我只看过原著时,女朋友和我吐槽邪教和毒唯的骚操作,我的第一反应是震惊:原耽官配都能拆?
然而在某些人身上,我一直都在震惊。
大开眼界。








边拉(瓜)边踩边拉踩,睡遍魔道江晚吟。怨妇白莲祥林嫂,就差脱离自立传。
骚得不行。








嗯,其实我也很不平衡啊。
你看温宁,好日子没怎么过,被人欺负了一辈子。没干过坏事也被牵连,最后惨死。
后来作为凶尸,亲姐姐被自己牵连被挫骨扬灰,几乎所有的亲人都死了,十三年后又灰飞烟灭。
最后也只剩了个阿苑。
亲人俱亡,余生一人。
啊不,他不算人。
惨吧,真惨。








你看温宁,魏无羡当初鼓励了他一句,一直记在心里。为此那么胆小的一个人,冒着大危险偷出尸体救人。
处处帮着魏无羡,被驱使成为杀人工具也没有一句怨言。
魏无羡失控导致他误杀金子轩,姐姐为此惨死居然也不迁怒魏无羡。哪怕被关起来神志不清,十三年后听见召唤还是千里而来。
和魏无羡一起背负骂名,为了魏无羡直面一直避让的江澄。
被江澄喊打喊杀,被蓝忘机看不爽,观音庙受伤多惨烈,也是一个人走。
深情吧,真深情。








为什么温宁总是不能有姓名?








谁不惨啊,谁没有姐姐啊,来啊比惨啊,比付出啊。








开个玩笑,并没有乱组cp的意思。








真的整本书谁不惨啊,魏无羡蓝忘机蓝曦臣晓星尘宋岚薛洋金光瑶聂怀桑……谁不惨?就某家爱卖惨。








何况比付出谁都比不过蓝忘机。
当然感情这种事情不是这么算的。








忘羡的感情从来不是莫名其妙。在我看来,同窗时期是蓝忘机心动伊始,抹额事件是催化剂,玄武洞是正视感情。魏无羡从一开始撩个不停就已经算萌芽,只不过是这个人明明弯成蚊香思维却比直男还直,一直到后来一路同行才开窍。








觉得这是莫名其妙、凑合、寻找感情寄托的,眼瞎还要怪别人。
再说,一见钟情要哭了。








还有什么原著ooc,重生后是有魏无羡记忆的莫玄羽……不兴人家死过一次冷静下来大彻大悟啊。他本是利剑锋芒毕露,老祖时期是剑上沾血杀气凛冽,重生后便是打磨过后收剑归鞘,本质从来没变。
照这么说夷陵老祖和少年羡性格也差好大呢。
以后黑化别写了,浪子回头别写了,改邪归正别写了,人物性格就不能有变化,不然那叫官·方·O·O·C啊。








说魏无羡对江澄太冷漠的……嗯,他的记忆里就是前不久江澄带人围剿他,他自己死了也就算了想保护的人一个都没有保住。然后再见就是一鞭子抽过来,之后又是放狗又是怎么怎么……魏无羡还要巴巴地凑上去说师妹啊我回来辅佐你了……他是抖()M吗?
……对不起我忘了,某cp同人里魏无羡就是任打任骂跪舔道歉的抖()M。
至于说江澄不想伤害他……某些人是江澄肚子里的蛔虫还是魏无羡会读心术啊。
说真的我觉得他俩本来就不怎么了解对方,经历使他们成为发小和好友,却不能让他们互相了解。
不然魏无羡就该猜得到江澄被抓有隐情,江澄也该猜得到魏无羡不配剑有苦衷;魏无羡不该下江澄面子,江澄也不该逼着魏无羡放弃温家人……
但凡他们了解对方本性,上述事件都不会发生。
看似同道,实则殊途。
仅此而已。








说要不是江澄没开窍轮不到蓝忘机的醒醒吧,魏无羡从上辈子开始就对蓝忘机态度特殊了好吗。还上辈子直男,直得可疑。
魏无羡和江澄,表面性格有相似点,然而核心南辕北辙;而蓝忘机和魏无羡看起来像是反义词,骨子里是一模一样的三观。
说到底魏无羡和江澄就是三观不合,倒也不是说谁对谁错。实际上我觉得换了我在那个位置并不能做得比江澄好,我也会选择明哲保身和迁怒,这是正常的对吧。
可还是会有人站出来啊。
我没有站出来的勇气,却向往站出来的人。
江澄的选择是人之常情,但魏无羡是难得。
我可以理解人之常情,却不能理解反过来指责难得。








有一种爱情是青梅竹马,但并不是所有青梅竹马都是爱情。
我妈有两个好友,同学同事加邻居,后来生的都是女儿。我们三个从小被放在一起养大,另外两家摸得和自己家一样熟,甚至正式认过干亲——按照某些人的逻辑,我们是不是该去搞个3()P?








至于骨科……什么扭曲的爱好。








亲情友情都难得,世界上并不是只有爱情。








当然个人爱好也没办法,有些人还喜欢xiu()se、bing()lian呢,但好歹得知道什么叫圈地自萌,圈的是地不是地球,不然我就一句话——
我去你【】了个小杰瑞。








四 【墨香铜臭】








我看文很少关注作者,对墨香铜臭的观感大致在路人和路人粉中间,反正算不上多么真心实意。
但是zzbzq?嗤。








抄袭从来没实锤,调色盘笑得人头掉;营销一说沸沸扬扬,算起成本也是笑得人头掉。
一会儿说抄这个一会儿说抄那个,单单江澄的原型就出了三个,请问难道那三个也是互相抄袭?这个特点像A那个特点像B那个特点又像C,这叫抄袭你在逗我?人物性格就那么多,基础性格更加少,这种拆分求解法哪个角色不能拆?
还没说抄袭只说融梗,实际上是一部分人说抄袭一部分人说融梗,选择性眼瞎。








脱坑回踩,只有一句“村民打架”,说的是粉圈,又不是原作。我还说魔道脑残粉多乱得一比呢,是不是也叫脱坑回踩?
小号骂人刷屏……这辈子没骂过人再说这件事吧,还是说大号直接骂人会比较好?那不就是引·导·粉·丝吗?





星阑:

《秋日煮酒》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来自评论区的一位小可爱

第一次画忘羡,忘羡真的好好磕,最近太忙了,先摸个q版解解馋~

【忘羡】窥伺老祖,牢底坐穿(来自汪叽死亡凝视

苏又.:

一个走尸的沙雕日记
#今天也在痴汉老祖#


——。


PS:很早的一篇文最近突然被禁了,直接在这补个档 【忘羡】惘非妄


——。


[01.]


到底为什么留在人世间,早就忘了。


我在这待了很久,久到我终于意识到自己不再是“活“在这世上。


不吃不喝的日子方便许多也不免无趣了些,我终日在灰蒙蒙满地墓碑的这破地方游荡着,无聊了就把自己埋回自己的坟。丑了吧唧的走尸抬头不见低头见早就混熟了脸。


群居生活很无聊,想出去又被杀伤力很大的墙挡着,我们同类之间没事了就互相吼两声,吼声出来我自己都害怕,这声音贼难听。


更何况大家都不爱阳光,平时能在土里待着就待着,感受着土壤传来的一切人类活动。直到晚上了出来散散步,还会不小心踩着哪个倒霉蛋的脑子,神烦。


[02.]


我身上之前好像是有寿衣的,虽然这么些年早就腐蚀得破破烂烂,还好大家都是走尸不计较那么多。


都说人死后头发和指甲还会再长,我信了。空气刘海在糊了我一脸后才停止生长。当初有人讲个荤段子,我害羞朝他随手一扒拉,指甲就把他最后一点遮羞布扯破了。


好小。


……dbq我的错。


[03.]


在我无限孤寂到了故意被墓碑绊倒再用各种猎奇姿势爬起来的地步后,某一次,天上突然有了异象。


随着一声惊呼——人类!那是人类!!兄弟姐妹们快看啊!!!!


全群沸腾了!我也沸腾了!


妈耶我终于听到了人类的惨叫,像是在叫什么人……反正比尸吼好听多了!听着还是个少年的声音,真棒。


人类的气息冲破空中的诡异雾霭,基于走尸的本能,这么个我逛腻了的乱葬岗全员出动,平时认的兄弟姐妹爸爸妈妈和小伙伴碰瓷儿友(嘘)全都兴奋不已向人类坠下的方向扑过去。


别啊爸爸!妈妈住手!好不容易来了个人类你们就这样玩死他那以后还玩个球!!!!


这群傻子哦。


[04.]


其实走尸的本能会让我们多年好不容易聚起的微弱意志瞬间消散,玩是什么东西见了人类先啃再说。


……至于我为什么没扑上去。


因为我还被朋友们埋在土里顺便摞了无数墓碑试图解锁爬出坟墓的新姿势:)


[05.]


我一边根据声音脑补了上面的轰轰烈烈,一边努力挣扎。


小女子力气不够,最后我还是选择了老路——遁地到别处钻出。


今天的我依旧选择了怂怂的方式,又要被那群人嘲笑力气弱。心塞塞。


[06.]


其实我一直坚信今天我可以从石碑和泥土下挣扎出来的,只要再努力一点。


可我太想撕碎见见人类了!!!来不及了挑战什么的先不说!!


……所以说想见他的渴望都没让我本能爆发挣脱束缚,啊,这才是对自己真正的认知吗?


sad.


[07.]


虽说有了渴望值让我遁地能力max瞬间出了土,但我觉得按照这个走尸数量那人类早就凉了。


……没想到还是热腾腾的诶( ¯﹃¯ )


[08.]


对不起我也变成了那群傻子之一。


可我控制不住我记几啊qwq


本来以为就算他还活着也不会有我份的,没想到层层叠叠的尸群不停被削薄,我跟着往前挤着挤着就变成最前线了。


……诶这个人长得很帅诶。风流倜傥的少年哦哦哦哦哦!!


想日!


(是那个被扒裤裆的兄弟荼毒我了救命


[09.]


本能操控着我的身体,意识偶尔会回归自己,但也不妨碍我内心的冲动继续向前冲。


如何一次次向他发动攻击,如何一次次被他随手捡来的木枝石块击退又逃之夭夭,这些记忆在我被镇压后才后知后觉地清晰涌入脑海。


这场追逐站究竟持续了多久,日夜黑白风雨阴晴我一概不知。


后来我冲着被阻拦的屏障不断吼叫,指甲都在上面磨掉了不少,直到某一天。


比我们还要阴郁凶狠的鬼气铺天盖地溢出屏障的缝隙。


[10.]


作为第一批被他控制的走尸,我不仅没觉得不舒服甚至还有点小兴奋。


当初被我扒了遮羞布的家伙骂我是抖m的颜狗。


????其实你就是对我怀恨在心单纯想diss我吧????


[11.]


说实话最初被控制确实会有些不乐意啦,大概是排斥反应什么的。不过既然挣扎不过那就享受咯。


我“不受控制”地打了全岗许多小伙伴,谁让他们嘲笑我力气小呢。


被这个人类驱使着我貌似比他们强了不少,哎呀反正走尸也死不了那就可劲儿打呗。


[12.]


这个人类身上似乎有很多故事——死就死吧还是被人扔进这乱葬岗这是有多大仇。


奈何人家被逼上绝路反而新技能get制霸走尸哈哈哈哈!!


“被制霸的家伙有什么可高兴的。”


听见小伙伴的小声bb我打了他一顿并在人类面前装了委屈。


人类被我打扰后也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吃不喝坐在那钻研到了几乎天暗无光。


他疲惫却依旧帅气逼人地笑了笑,随手按了把我的脑袋,拿着笛子站起身伸懒腰,连骨骼咯嘣咯嘣的声音都比走尸的好听。


……妈妈这个人一举一动都在撩我!!!


我玩家庭游戏随便认的妈妈当着人类的面对我吼了一声,大意是:“醒醒。”


[13.]


乱葬岗已经成立了这位公子的后援走尸团,作为第一批被选中(。)的走尸,我当然是团长!


说起来我一直都觉得他很帅。


与世隔绝那么久我早就不会用那些形容词啦,反正现在的他呼风唤雨稍一挑眉就让我们尖叫不已。不过碍于面子,大家都是非打架示威绝不乱吼的,给爱豆安静的工作环境!


有直男问为什么这么执着于他,废话他帅啊!


小伙伴泼了冷水:“你单身久了看个驴也会眉清目秀的。”


……我陷入了沉思。


我是不是应该找头驴测试一下审美?


[14.]


今天是个大喜日子。


他破了墙,我们自由啦!!!!


虽然大多数还是被强行留在乱葬岗里看家,但是我不一样啊跟着出来了诶嘿嘿嘿大人啊你把我当宠物也好哇。


不介意你就是我再生之父!爸爸!


温氏子弟格杀勿论?手段切勿草率?好的爸爸!


哈哈哈哈哈那群定期送上门说要清理我们的温家沙雕,我先替爸爸解决了你们!!!


[15.]


魏无羡。


我终于从无数次战役中与暗中观察中知道了他的名字。


其实我是觉得叫爸爸很不妥啦,毕竟这么风流倜傥一公子,听着多违和。但是这个人真是厉害,我遁地到哪都能听见这个名字。


鬼道奇才,丰神俊朗,世家公子第四名,射日之征最大功臣之一。甚至有人给了他超拉风的封号。


以至于他操纵我上战场厮杀时,我的内心毫无恐惧甚至还想给夷陵老祖打call。


老祖我就是爱这样邪魅狂狷的你啊呜呜呜。


[16.]


我算是作为第一迷妹跟着老祖过了那三个月的吧,比起普通的走尸,我有时候甚至会主动献献殷勤,所以他还是记得我的嘿嘿嘿。


不过啊,我从来都没听他讲过他的事情。我期盼着他无聊了会跟我们唠唠家常,谁知道他总忙得昏天黑地一遍遍测试那个笛子的作用,偶尔闲了也只是盯着双手发呆,看起来很像是在发力。虽然没什么反应。


说起来,这个人拿树枝打退我们时使得一手好剑法,倒是没灵力的样子。


[17.]


射日之征结束之际,我终于确认了情敌的存在。


蓝忘机!那个人!噫他有鬼他绝对窥伺我们老祖!哇那个眼神!


一群瞎子居然都当你们的含光君是面瘫???这个人小表情超多的好不好!


情敌退散!我单方面宣布老祖属于乱葬岗!


[18.]


温家高层见不少,其中温晁人最怂。温逐流都没办法的怂。


说起温逐流,在无数次随从老祖折磨这两人的过程中我才渐渐明白了老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于是每次撕他们肉时我恨不得把整个指甲戳进去。


[19.]


虽然我没有感情,但这不妨碍我回忆学习人类的感情——虽然是徒劳。


所以看着温晁在希望与绝望中崩溃是十分爽快的事。


每次他苦苦哀求老祖时,我就想起他当初究竟都对老祖做了什么,自大地以为把人扔进乱葬岗就高枕无忧了?


你大爷还是你大爷。


我夷陵老祖nb!给老祖打call!鬼道第一人称霸天下!!!!


[20.]


说起鬼道第一人这事啊,蓝忘机那家伙总跟老祖不对头,所以两人总吵架。


剑拔弩张,什么紧要关头都能打断了,气得仿佛全世界只有彼此这这个死对头。


他总说鬼道损心性,说老祖变了。


听说老祖以前是个潇洒恣意十分爱笑的少年郎,现在却阴沉危险,笑得骇人,对什么都不放在心上。


……可是世事无常,刚来乱葬岗的老祖也惊慌绝望过啊。


[21.]


我的特技是遁地(。


以前我很嫌弃这个技能,现在我很庆幸。老祖在的地方,脚下必有一片天地有我。


(不会塌方的老祖掉了我撑着(。


[22.]


关于老祖的独家新闻我能说个三天三夜。


被老祖控制的走尸越来越多了,大家虽然看着没心智吧,但要真的没目标可啃开始闲了,就会跟我一样想去学学人类的那一套了。


被老祖要求安安生生的时候,我们顺从地不动弹,其实我在给新粉们科普我们主人的狂霸拽叼。


……虽然被他们槽这个词语太过时了(乱葬岗多少年不出山的老前辈能跟你们比吗???),但是我还是要正经地反问一句,全天下除了老祖,还有谁配得上这个词?还有谁!!


[23.]


唉,其实粉丝流动速度挺快的。


上一秒聊嗨的人下一秒就灰飞烟灭了,你说倒霉不。夷陵老祖又成了人人喊打的邪魔歪道,所以说世事无常嘛。


我又跟老祖回了乱葬岗,一群被冷落好几个月的走尸喜极而叫,规规矩矩按班巡逻,防着那些想上山围剿老祖的神经病。


金丹这件事至今知道的似乎只有老祖、温氏姐弟和从零碎对话中听明白的我。


所以老祖丢了英雄美誉,瞒着江氏宗主,作为一个反逆者救下旁人看来不该救,他却于情于理都必须救的人。


可是这下场也太惨了吧。


人类的世界太麻烦,又是人情世故又是侠肝义胆,我就算尝试着模拟情感,唤着印象深处过于久远的人类本能……这也太复杂了。


救命这题我不会orz


[24.]


那个蓝忘机生得一副好相貌,却总是冷冰冰的。老祖有时候嘀咕过这架势如丧考妣。


我以为他俩关系肯定不好。


因为这两个人太纯粹了,一个正直不阿循规守矩,一个英雄主义洒脱不羁,却又都不愿委曲求全放弃自我,所以要么是知己要么是敌人。


这看着显然不像知己嘛。——射日之征中的我如是想到。


后来我发现,老祖又总是忍不住去撩他。


“撩你个小古板。”


那是我从没见过的神色,虽然还不足以彻底掩下几个月杀戮染上的沉郁,虽然两个人最后总是不欢而散,但总有几个瞬间让我觉得,他在蓝忘机面前是想变回曾经的自己的。


……这tm是双向暗恋啊[手动再见]


我的邪魅老祖哟……弯成蚊香了还不自知(哭泣


[25.]


老祖鬼道修炼越来越精湛,已经能通过命令让走尸做普通的表情,说出人话来,虽然维持不久吧。我是之一。本来我很自豪的。


陪老祖喝酒又偶遇蓝忘机,老祖喊他上楼时我已经见怪不怪,然而听这人又要带老祖回姑苏,我内心os:会不会追人啊!


你俩就这么对峙着吧,个傻子也不知道顺从一下我们老祖,非得硬着来。


……啊好烦啊我一点都不希望你们在一起啊但是谁让你们互相喜欢啊,真是愁死我了。


[26.]


然后,听说那个一直暴怒被镇压的小兄弟温宁有了人类意识后,本还在担忧老祖恋爱问题的我,崩了。


什么???那头号粉丝还轮得到我吗?居然有个能和老祖交流的走尸跟我抢地位?!


史前第一例真正有人类思想的走尸,就这么出世了。


想打架。


算了打不过,还是让我奔走相告一下,我要吹爆我们老祖!


[27.]


在乱葬岗过了差不多一年了,这里温氏一大家子过的其实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老祖与世隔绝挺久了,也就偶尔让温宁陪他去逛集市采购东西。平时要么种种温家小孩子温苑,要么鼓捣什么小发明。


他在我心中早就不是那个黑化到飞起的形象啦,其实这个人可爱得很。我曾经还听见过他跟姐姐撒娇呢(假装有鼻血


所以啊,能被金家送来请帖邀请参加婚礼,真的是太好啦。


PS:依旧看温宁不爽,即使我发现他是个小天使。


[28.]


……


在穷奇道的我:……


老祖……求你撑住。


想打温宁。


[29.]


限于主人在乱葬岗,只能目送温情和温宁离开的我:……


一切努力都仿佛是徒劳功。该死的总躲不过。


温宁啊……


[30.]


不夜天城某夜:


其实我什么都不知道。


嗯,起初还是有意识的。


蓝忘机是对的,鬼道损心性,易入歧途,难控心智。


之前就有预兆了,那双时常泛红的眸子,偶尔下手重了的走尸。老祖脾气有时候暴躁,大家都觉得他是因为发明瓶颈期。我还以为我是真的解不开心结才想打温宁,其实就是跟着主人内心暴躁而已。


……这个算不算推卸责任啊。


[31.]


能这么冷静地回忆漏洞并且自我吐槽,因为我毕竟是个没有感情的走尸。


我醒来在荒郊野岭的密丛,顺便遵从本能挖了个坑把自己埋了进去,路过的正常行人没人发现我。


全世界都在唏嘘夷陵老祖身死魂消,竟然都过了半年了。


阴虎符的羁绊似乎消失了,夷陵老祖第一迷妹身份让我引以为豪,如今茫茫大地却连那人的存在都丝毫感知不到。


究竟是杀到半路遁错地方偏了场地,还是在最后跟着老祖逃了出来方向混乱,我也不知道了。


那夜的印象中只有无数刀剑冷光与嘶吼哀嚎……还有白色身影抱起他。


如丧考妣?


……一语成谶。


无上邪尊夷陵老祖魏无羡。


老祖啊。


[32.]


侥幸逃过了乱葬岗的镇压,我得在这个广阔陌生的大陆上游荡了。


追随了老祖那么久,一下子不知道该去哪。起码以前还有一群小伙伴,还有个不怕一锅端的安心之地。


我不指望跟修士正面刚,于是躲躲藏藏总往没人的地方或无害的民生坊间去。


[33.]


我曾遇上蓝忘机,逢乱必出含光君。


或许是老祖在成功唤醒温宁后也对我施过什么小法术,也或许是我自己另类,我可以克制自己最原始的冲动。


啃人。


尤其是碰见蓝忘机,还啃什么啃我肯定要跑啊。


他却像是认出我了。毕竟我总在老祖身边刷存在感。


蓝忘机早就发现了,他每次察觉到暗地悄悄观察踩点的我后不久,便会有老祖的到来。


[34.]


——你有见过一向雅正端方的含光君拦着不咬人只想跑的走尸询问夷陵老祖下落的吗?


如此迫切激动,眼底甚至燃起了希冀,在旁人看来又可笑。


[35.]


我不会说话,只能摇头。


他不信,或许以为魏无羡是不想见他才让我这么回答,或许是单纯想挣扎一番。


一遍遍地问灵,终是无果。


世上盼着魏无羡重生的,能有寥寥几人呢。


[36.]


蓝忘机没有追杀我的意思,我看了他问灵几天无果,便离开了。


走尸生命似乎没有尽头,只能咬人的本领在日常里也略显枯燥了些。


于是我选择性地咬了些恶人。


至于恶人究竟是什么评判呢?


我想了想老祖遇到的恶人,顿时觉得有些难区分。


老祖这样的算恶人吗?


不想了,看心情吧。我明明是个走尸诶。


反正,老祖这样的肯定不是恶人(粉丝滤镜加上了


[37.]


十三年真的够长了。


长到我见识了无数个想模仿老祖的山寨,甚至可以给这群自大的毒瘤分分类。偶尔遇见几个厉害的,也降不过曾听命于魔道始祖的我。


十三年,长到我等来了魏无羡重生的消息。


[38.]


其实没什么好激动的,也没什么感慨的。


坊间传说又传开啦,什么夺舍莫玄羽复活鬼将军的,我倒觉得存疑。老祖这人这么懒,怕是早已身心俱疲了,居然会努力拼了灵魂十三年后夺舍重归?


蓝忘机这次说什么也把老祖拖回了云深不知处,这大概是唯一让老阿姨欣慰的事了。


两人的坐标一会儿义城一会儿潭州,乱七八糟的传闻实时更新。最后听说是金光瑶死了,一切骂名又从老祖身上移到了他身上。众说纷纭,对比之下夷陵老祖居然又成了侠义之士。


立了十三年的墙头草,说倒就倒。


[39.]


我一直在想,老祖既然重生了便是换了身体,那我这个颜狗,怕不是会对老祖没了兴趣。


直到一次猝不及防的偶遇,我看着与蓝忘机亲昵的人感觉瞎了眼。


太刺眼了。


脸笑得太灿烂,娇撒得太肉麻,狗粮过于丰富。


可我还是一眼看出这是老祖。


并目不转睛。


[40.]


就算老祖认出了我,并且毫不嫌弃地揉了揉我脑袋,我也委屈巴巴地以后不敢再来靠近。


视线看着老祖快要柔出水的琥珀色一对上我就总是散发出迷之不爽,过去那个追问我老祖下落崩了人设的雅正含光君仿佛是个假的。


还是说这是情敌之间的感应?嘁,走尸的醋也吃。


我象征性吼了两声,与老祖的羁绊好像又回来了。只要他唤,我便随到,有了主人的小日子反倒安心不少。


那次差点被一群少年一箭过来灰飞烟灭,竟是温宁救了我。不会说人话的我跟他抱怨了几句这些年,还有见到老祖后的迷之踏实感,他也缓着声说:公子总有这种力量。


什么力量?


[41.]


于是我又过起了无聊的走尸日常,不再挑战自我,决定彻底开发遁地技能。


偶尔会怼上建筑物埋在地里的根基。


啧,人类。

坏油火烧:

@沐沐沐沐沐须肉 小沐der点图٩( 'ω' )و 没有猫病超好看!大家都去看!